首页 > 新闻中心 > 业界资讯

出版业试水数字藏品机遇几何

发布时间:2022-06-21 14:51:44

乘着元宇宙概念的东风,借着区块链技术的大势,数字藏品火起来了,出版单位“且将新火试新茶”,纷纷试水数字藏品。据不完全统计,自北京长江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打造出版业首个数字藏品以来,3个多月时间里已有30多家出版社推出了数字藏品。
 
  ◆应抓住机会大胆尝试
 
  根据目前通行的观点,数字藏品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的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凭证,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实现真实可信的数字化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具有公开性、唯一性和不可篡改等特点。
  从出版业层面如何界定数字藏品?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副秘书长李弘表示,数字藏品本质上是作品的数字化呈现和网络化传播,是出版单位版权资产的权利让渡和价值变现,既可以扩大文化产品的影响力、传播力,又可以实现其流通活化和经济价值。由此,李弘建议:“出版单位可以把数字藏品当做产品转型的一种模式加以探索,版权资源丰富、管理到位、数字化基础较好的出版单位应该抓住机会、大胆尝试。”
 
  ◆内容大多源于自有资源
 
  任何电子化的东西均可以生成数字藏品。中国民营科技实业家协会元宇宙工委秘书长高泽龙认为,出版社的音视频、封面、插画、版面、文字内容等均可以发行数字藏品,一些古籍、画作、作者签名等也有收藏价值。
  记者梳理20多个案例发现,出版社推出的数字藏品大体分为三类:静态的图片、立体的3D形象和动态的视频。静态的图片多数来源于出版社自有图书的封面、插画等。例如,北京长江新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数字藏品“贰拾年光阴的故事”是从该公司2000多幅图书封面中精选出近700幅具有时代代表性的封面结合而成的。另外,也有藏品在图片中嵌入了音频。
 
  ◆需要技术和平台支撑
 
  数字藏品通常需要出版单位对内容进行二次开发,开发时或依赖自身技术,或与相关技术公司合作。中国出版集团所属中国图书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旗下中图云创智能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就是为出版单位的内容进行二次开发的创新型阅读科技公司。
  数字藏品需要通过发行平台才能完成发布,高泽龙介绍,目前资质相对全面正规的数藏平台合作方有支付宝鲸探、腾讯幻核、京东灵稀等。业内有关单位也在探索搭建数字藏品的服务平台,如由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牵头、新华文轩旗下四川数字出版传媒推出的“数字藏书”项目,就致力于搭建全国首个区块链图书融合出版发行平台。
 
  ◆抓机遇也要防风险
 
  李弘提出三个要点:一是要摸清家底,认真梳理现有版权资源种类、数量以及权利类型和期限等基础信息,同时应按照现有版权资源的收藏价值和文化价值做好分级分类。二是要开展应用,选择有资质、经批准的服务平台(联盟链)开展试点,初期可以选择权属清晰、影响力较广且收藏价值大的作品进行试点开发;在开发过程中既要准确描述作品的数字化形态、可交互性等技术属性,同时也要提升其可观赏性、可保存性等文化属性。三是建章立制,要形成规范的作品数字化机制,建立版权资源的资产化流程,尤其要通过经认证的平台进行发行和交易。
  高泽龙特别提醒,目前国内的数字藏品一般不允许二次流转和买卖,出版单位要避免赋予数字藏品金融属性,因为金融属性可能会带来非法金融、扰乱金融秩序、非法经营、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或货币等恶性后果。(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